《草包小福星》

第四章 棒打出头鸟·PART Ⅱ-第2小节

作者:寄秋

[续草包小福星第四章棒打出头鸟·PARTⅡ上一小节]的陆青黛竟有与其母谢皎月相仿的戾气,让原本端丽的五官长出一股锐利,僵化了本身的秀美和柔和,给人不喜的感受。

螓首一偏,陆青瑄笑吟吟地露出无邪笑靥。“夫子说了什么,我忘了。”

事隔多年,她真的忘得一干二净了,只记得女夫子姓钟,是位表情很严肃的女夫子,出自京城平远侯府外嫁女家的小姑,对庶女无比苛刻,要求甚多,从没说过一句好,可是一面对嫡母两母女,夸张的笑脸像晒干的菊花,裂得满脸细纹,怪吓人的。

大姊的评语是好、好、好,连三好,好得不得了,而庶女们也是三个字,糟!糟!糟!糟到不行。

这是一只喝谢家奶长大的狗,根本不会用心教嫡女以外的陆家女儿,她非常听话,只听谢皎月的,因此叫她做什么就做什么,捧嫡贬庶,因“人”施教,庶女才学再好也会被一脚踩下去,只让陆大小姐一枝独秀、博取美名。

重生回来的陆青瑄以身子虚为由退出钟夫人的课,一个看人下菜碟的夫子不配为人师,她自请退学。

忍着气,陆青黛细语绵柔地重述一遍。“朽木不可雕也、烂泥扶不上墙,今生要想得才学只能多拜佛,但求来世。”

今生无才、脑袋空空,求佛祖赐甘露启灵窍。

天生草包、无葯可救。

“嗯!夫子说的有理,我就是一根烂木头,大姊、三妹快出去,别沾上我的傻气,不然你们也跟我一样是涂不上墙的泥巴。”菩萨待她多好呀!不仅送她还阳,回到一切都来得及挽回的时候,还给了金大腿,她左右都爆喜花,乐不可支。

“别推,小心伤了手……”这臭丫头抽风了不成,竟然敢把她们往外推,借了熊心豹子胆。

“推什么推,你再推我把你的手剁了!金鳞墨、青竹纸、紫犀毫、潮州砚我都要了,一会儿叫人送到我屋子,敢不送你给我试试。”好东西不给她,看她会不会大发雌威。

相较于陆青黛的含蓄和故作姿态,三小姐陆青瑾就显得粗暴,直截了当,开口就索要,不给人拒绝余地。

不过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,她一向是左手拿,右手就掉了,根本到不了她手里,刺史府大半的丫头、婆子都是谢皎月的人,她从陆青瑄屋里取走什么,走到半路便会被陆青黛的丫头拦下,争都不争,两手一送就交出去。

所以她争也是白争,替人转手。

只是她脾气也是怪,只在意那个“争”字,只要能从陆青瑄手中抢走东西她便高兴,不在乎此物是否贵重和罕见,举凡陆青瑄有的她都要抢过来,替失去宠爱的生母秦姨娘出口气。

因此得利的往往是陆大小姐,大出血的是陆二小姐,陆三小姐是打酱油的,沾沾味儿就走。

“大姊姊,我没推你,是丁香推的,还有三妹妹,你说的砚呀墨的,那是人家送的,我不好给你,要不你给银子我帮你买一套……”想要我的金鳞墨、青竹纸、紫犀毫、潮州现,你在作梦。

她要硬起来,绝不再任人予取予求,以前软弱无能的陆青瑄已经死了,取而代之的是铜皮铁骨的女汉子,想要再从她这儿拿走一针一线,比登天还难。

陆青瑄此时情绪激昂,想好好给大姊、三妹一个下马威,震慑她们,别想再往她头上踩。

可是她还有一点点心慌、一丝丝的胆怯,以及一些些怒意,重生前的最后几年过的日子是她始终无法忘怀的,她恨大姊在她求助时落井下石,不仅不拉她一把还偷走她匣子内的银票、地契、田契、房契,也怨三妹的袖手旁观,“借用”她的金银首饰一去不还。

曾经,她以身为庆国公府的媳婦为荣,公公和气、婆婆心善,把媳婦当女儿疼,丈夫也是好的,除了无法圆房外,对她宠爱有加,添金添银让她在人前受羡慕。

只是风云起、天地变,在她親眼目睹丈夫和男人叠在一块后,她的天就塌了,心碎成一片一片。

这时候公婆又以三年无所出给丈夫塞妾,一个又一个水做的妖精进了他们院子,行事张狂地要将正室挤走。

当时她只觉好笑,计较什么,

..(本章全文未完,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..

>> 阅读第四章 棒打出头鸟·PART Ⅱ第[3]小节<< 返回上一小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草包小福星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
上一章:草包小福星第四章 棒打出头鸟·PARTⅠ《草包小福星》小说目录下一章:草包小福星第五章 许诺倾城·PARTⅠ
键盘方向←键上一页回车∟返回目录方向→键读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