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医妻一夫》

第七章

作者:莳萝

她自小跟着父親学习医术,救过不少重病或被人追杀的重伤患者,其间不乏达官显耀或是江湖草莽,一般经过一阵相处,熟识后,总是会或多或少透露自己的身分或是江湖地位。

可安睿跟她以往接触过的患者不一样,他绝口不提自己的来历,依她这一阵子对他的观察与了解,他恐怕不是身分神秘高贵,就是心中藏着无法与人诉诸的极悲痛苦,而他的名字恐怕也不是真名。

见他不回答自己的问话,从他那对如古井般沉定的黑眸也看不出他此刻的心绪,只好自己揣摩他的想法。

「如果一时之间没地方去,你可以留在回春堂帮忙。」

听她这么一说,赵天祺眉毛微挑,对她的提议感到一丝诧异。

纪紫心接过他一直拿在手中的空碗,「安公子,去留权决定在你,你现在只需要好好养伤,其他的一切无须想太多。」

赵天祺沉沉地回了她一句,「在下知道了。」

「沉香,先将安公子身上的衣物跟包裹着伤口的布巾解下,擦拭过他身上的葯渍后,将这瓶葯倒进热水里,按着我方才交代你的方法擦拭安公子身上的伤口。」算是达到共识,她自葯箱里拿出一个瓷瓶交给沉香。

「是的。」沉香手脚俐落地退去赵天祺身上的衣物跟包紮伤口的布巾,并让他躺下,而后又按着纪紫心的交代,将一条干净的布巾放进已经加了葯的热水里,稍微搓揉了下后,拿起布巾拧干覆盖在赵天祺腰间的伤口上。

伤口上那过于热烫的温度和略显刺激的葯性,让赵天祺眉头不禁微皱。

「这热水里加了我爹配的独门秘方,热敷一下有助于活血消肿,伤口会复原得更快,不过葯剂有些刺激,你忍忍。」

赵天祺强忍着伤口周围不时窜上脑门的灼痛感觉,轻「嗯」了声。

约莫一刻钟后,她让沉香将敷在腰间的布巾拿走,并在赵天祺的伤口上抹上一种特制葯膏,他那原本一直发红发癢的伤口顿时感到一阵舒适的凉意,让他舒服地吐了口长气。

「这葯膏是我爹特制的冰肌凝露,对伤口消炎及疤痕的修复非常有效,你腰间的伤口已经不再流出血水,可以开始抹冰肌凝露加速伤口的收缩及癒合。」纪紫心一边帮他包紮,一边为他解释。

「对了,我爹特别交代这冰肌凝露效果虽然很好,但是你还是要注意身上的伤口,尤其是腰间的伤口,动作不宜过大,避免撕扯到刚癒合的伤口和新生的嫩肉,造成二次伤害。」

「有劳纪姑娘跟纪大夫费心,你们两位的恩情,在下日后定当回报。」他垂眸看向拿着布巾细心专注地为他伤口包紮的纪紫心。

「救死扶伤本来就是我跟我爹的工作,救你一命这事你也别挂在心上,更别提回报。」她避开伤口在他腰间打结,顺便跟他说清楚,免得他一直将这救命之恩放在心里,「我跟我爹救人从不求回报的。」

这时,一记兴奋的嗓音自外头传来,「姊姊、姊姊。」纪子翌开心地拿着一只栩栩如生的老虎纸鸢跑了进来,「姊姊,我们去放纸鸢。」

纪紫心笑咪咪的看着一张小脸蛋因为奔跑而变得红通通的弟弟,柔声问着,「子翌怎么会有老虎纸鸢?」

「是风沛哥哥送我的,他在前头。」纪子翌短短的手臂往前头的医馆一指,然后赶紧拿着老虎纸鸢到赵天祺面前献宝,「安哥哥你看,我有老虎纸鸢。」

赵天祺接过他手中的老虎纸鸢点头,「很漂亮,紮得跟真老虎一样。」

一听到这名子,纪紫心一对好看的秀眉微蹙,「子翌你说秦风沛来了?」

【第三章极品婆媳来找碴】

赵天祺眼捷手快地在纪紫心坠落山谷前一秒抓住她,猛地一拉将她扯回自己怀中,过猛的冲击力道让他后背直接撞击到身后山壁。

两人就这么紧紧贴在山壁上,那种生死一瞬间的感觉强烈得让人浑身打寒颤,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,都没说话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直到天空中一只飞过的乌鸦发出凄厉的叫声,这才将他们两人像是当机定格住的心神叫回。

赵天祺率先回神,「你没事吧?」

她摇头,「没事……

..(本章全文未完,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).. 小技巧:电脑键盘方向→键直接阅读下一节

>> 阅读第七章第[2]小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医妻一夫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
上一章:医妻一夫第六章《医妻一夫》小说目录下一章:医妻一夫第八章
键盘方向←键上一页回车∟返回目录方向→键读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