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妹爱野郎》

第八章

作者:武俏君

焦躁不安的项云在项家大厅中踱着方步,浓黑的眉头始终紧皱着,没有丝毫放松的痕迹。

这是他数个月来的一贯表情。自从风如雪被人劫持之后,每到一个地方,他总觉得众人在背后窃窃私语,说他没有能力保护好自己未过门的妻子,让她眼睁睁被人给挟持走了。

「我看项公子也没多大能耐嘛!小小山贼居然也对付不了,一个如花似玉的新娘子,就这么的被人给半路抢親了!」

「我看项家一定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,才会遇到这么大的麻烦事。」

「往后,我们别再把项家当神看了,风家小姐失踪这么久了,连个影子都没有,我看搞不好,该准备办丧事啰!」

这些蜚短流长源源不绝地直往项云的耳朵里灌,逼得他不听都不行。

这对从小要啥有啥的项云而言,简直是奇耻大辱。连那些恰红院的姑娘们,对他也失去昔日的熟络及殷勤,虽然看在他的多金上强颜欢笑地招待他,不过,他已经失去了以往贵公子的矜贵,就像是一向耀眼骄傲的孔雀,被人家突然拔掉了羽毛般。

而这一切,都是因为令夏这个可恨的人!

那天,听到爹爹项楚天的解释后,项云这才了解整件事的来龙去脉。

原来,项家和令家早有过节,才会娶房媳婦也惹来一身腥。

这个大胆的狗贼!他怎么会出现在中原?他大老远地从边疆跑回来,违抗圣命,只是为了报当年的仇吗?令将军自己贼我不分,落个丢官发派边疆的下场,又不是爹一句话可以成定局的,干嘛把过错都怪到项家身上?

项云愈想愈是恼怒。于公于私,他都要把这个山贼给揪出来,以泄他心头的愤恨及屈辱。

若不找回他的新娘,他往后如何在潇湘镇上立足?他可从来没有尝过如此屈辱。

「少爷、少爷!」项云正一筹莫展之际,门外小厮匆匆忙忙走了进来。

「什么事?」项云暴躁地问。

「门口有三个女人,说有事要拜见您。」小厮脸上表情狐疑,胆怯地道。

「哪来的女人?你支开就好,干嘛来烦我?」项云更加不悦。以前怡红院的女人不识相地上门来讨好,他有时还会虚与委蛇地应付一下,现下他可没那闲工夫。

「她们说……她们说……」小厮慾言又止。

「说什么?」项云的忍耐极限已快要到达顶点。

「她们说,知道山贼的下落。」小厮一字一句小声地说,生怕有什么闪失。

「是吗?」项云挑起眉,一副甚是怀疑的表情。别又是江湖术士跑来招摇撞骗,这阵子他可见得多了!

「我看不像,她们真像是风尘仆仆,特地来的。」小厮又道。

项云低头思考了一会,挥了挥手。「叫她们进来吧!」

「是!小的这就去。」

果不其然,三个满脸沧桑的女人跌跌撞撞地走了进来,看她们一脸狼狈、衣衫破落,根本不像是本地人。

三个女人一进门就大刺刺地左颅右盼,还朝着项云评头论足一番。

项云按捺住性子有礼地问:「三位姑娘不知何事造访寒舍?」

「你就是项公子?」

「我就是,姑娘芳名是……」项云也挺好奇。

「小女子名唤燕欢,她们两个是我的好姊妹。哎哟,这项公子真是长得一表人才呢!你们说是不是呢?」

燕欢又开始发挥她大姊头个性地吆喝起来,心里却懊悔着,早知道这项公子生在大户人家又貌似潘安,说什么她也要先梳洗打扮一番再登门拜访,说不定,还可以钓到一个金龟婿呢!

「燕欢姑娘,我们认识吗?」

「不认识、不认识。不过,我想,你可能对风姑娘比较有兴趣吧!」燕欢呵呵一笑,语带玄机地道。

「风姑娘?你是说风如雪?」项云提高了嗓音,声音里有着明显的激动。

「不是她还有谁啊!」燕欢故意扁了扁嘴,一脸的嬌笑。

「燕欢姑娘,如果你可以告知在下她的踪迹的话,在下定会相当感激。」

「别着急、别着急。你看看我们三个灰头土脸的,加上又好几天没吃饭了,如果不吃点东西的话,哪有力气和你聊风姑娘的事呢?」

「是是是,阿福,快带这

..(本章全文未完,请进入下一小节继续阅读).. 小技巧:电脑键盘方向→键直接阅读下一节

>> 阅读第八章第[2]小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妹爱野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
上一章:妹爱野郎第七章《妹爱野郎》小说目录下一章:妹爱野郎第九章
键盘方向←键上一页回车∟返回目录方向→键读下一页